笔下生花的都市小说 大唐:苟了十六年,被武則天曝光了 起點-029 獬豸展示

大唐:苟了十六年,被武則天曝光了
小說推薦大唐:苟了十六年,被武則天曝光了大唐:苟了十六年,被武则天曝光了
029 獬豸
此时,上阳宫也得到了确切的消息。
当然了,如果这么近内卫都探听不到消息,内卫大概也没有存在的价值了。
天后淡淡地说道:“这孩子,还真是长大了,有想法了。”随即又对仍然跪在地上的花锦瑟说道:“昨夜出动的内卫一律除掉!值守端门和应天门者,杖毙!”
办差不力,反而陷主子于被动,死不足惜。而值守端门和应天门的人,居然能眼睁睁地看着人犯大摇大摆地进了宫,还敲响了登闻鼓,更是该死!
但,花锦瑟仍然匍匐在地上,不敢动弹分毫。
“怎么,还要朕请你起来吗?”
“臣不敢。”
花锦瑟小心翼翼地起身,问道:“是否需要臣去那来俊臣家中核实一下,只要他的家人并没有被害,还有那些同党,只要找到人证,就可定那来俊臣一个诬告。”
天后失望地摇摇头:“锦瑟啊,你是不是安逸日子过多了,什么时候变得这么蠢,朕居然都没发现?”
“臣自知愚钝,还请天后示下。”
“你觉得,对方会像你一样蠢,不把人证都给除掉吗?”天后脸上露出诡异的笑容,“而且,这尸体还一定很快就会被发现。说不定,尸体旁边还有内卫的腰牌、佩刀呢!”
“这……”
花锦瑟犯了嘀咕。
皇帝有这个心机和手腕吗?
就算有,他现在做这些,想做什么?
“还不快去!以我那皇儿的心性,只怕很快就要打上门来了吧?”
“是!”花锦瑟领命而去。
这内卫,不整肃一番也确实不行了。这次,居然捅出了这么大的娄子。虽然天后没说什么,但花锦瑟知道,这是她最后一次机会。
下次……哪里还有下次?
…… ……
天后料对了。
西市那帮青皮的尸体,很快就被发现了。
据洛阳府的仵作探查,行凶者刀法狠厉,皆为一刀毙命,且力度不尽相同,足可证明行凶者不止一人,但所用刀具一样,当为一种制式刀具。
至于是哪一种制式,仵作没说。
也许说了,但被人给抹去了也未可知。
而来俊臣家人的尸首,被发现的稍微晚些。
据说是酒家王婆,欲寻来俊臣之父来 操(来俊臣之父真实名字,非杜撰)讨要酒钱,见来家门户大开,便直接进屋了。
刚一进屋,就感觉阴风阵阵(王婆语),来俊臣的父母、妻子皆死于非命。
那死状,死得老惨了啊!
当然,天后也有没料到的。
她预想中的她那个沉不住气的儿子,居然上午没去上阳宫。
其实,不是李显当了皇帝就变稳当了,而是情况变化太快,有点猝不及防。
首先,三法司的几位大佬流年不利,刚接了状子就连逢血光之灾。
刑部侍郎刚下去台阶,一脚踩空,扭了脚脖子,没一两个月是上不了班了。
御史中丞更倒霉,一阵风吹来居然把门给关上了,脑袋,呃不,是脖子刚好夹在中间,当时就晕过去了。
大理寺少卿好一些,年轻嘛,腿脚还是很利索的,也没被门夹了。
只是不知道,是不是哪个洒扫小太监粗心大意,居然使道路结了冰,少卿就“趁机”出溜滑到御河里了。
等捞上来的时候,少卿都冻得开始说胡话了:“好痛快啊!真舒坦啊!”
虽然三法司的人没有全部遭遇不幸,但转交材料总需要时间,好歹也是朝廷重臣也不好任由他们去死,期间就有了小小的耽搁。
这一耽搁,就是小半天的功夫。
但,这些都不是主要原因。
最根本的原因是,李显,看上来俊臣了。
请不要误会,李显的取向很正常,来俊臣也不是什么风流妩媚的美男子,两人并没有发生什么不可描述的事。
究其原因,无外乎是李显,没见过来俊臣这种人。
这是个什么人啊?
问他,你为什么会敲登闻鼓呀?
[Vice] doubt
他说,这天下总有个说理的地方吧,圣人,您就是老百姓心中的天理啊。
呵呵,马屁挺新鲜,朕就勉为其难接受了。
又问他,你难道不怕死吗?要知道状告天后可不是儿戏哟?
这家伙居然说,有君父做主还有何惧?
君父自己都很为难的好不好,你如此信赖君父,君父该如何回答?
朕甚愧疚,甚愧疚呀!
如此一片拳拳赤子之心的好百姓,朕如何能吝惜一官半职不重重有赏呢?
没想到啊 ,这家伙居然说:“草民大字不识一个,不敢贪图官位,只求能够给家人报仇雪恨,草民就是死,也无怨无悔了!”
听听,都听听!
什么叫境界?
这就叫境界!
你们那些汲汲于官位的禄虫,忧忧于薪俸的米虱,惭愧不?
这话说的,连李精忠都看不下去了:“陛下,忠心不忠心不能这么论吧?”
李显嘴一撇:“不给你薪俸,你可愿意?”
“那当然……愿意了!”
开玩笑呢?
劳资辛辛苦苦出来打工,不为了钱,难道是为了建设美好大唐啊?
李显用洞察一切的口吻,很睿智地说道:“看看,连你一介阉人都做不到无欲无求,寻常人又如何能做到?”
这话,李精忠就不爱听了。
阉人怎么了?
阉人也有自己的喜怒哀乐,也有爱恨情仇,也有三戚六故,也想死后有个祖坟可以偎依好不好?
但,李精忠知道。
陛下想要的是孤臣,没有任何牵挂的孤臣。
而眼前这个来俊臣,身负血海深仇,且又无牵无挂,绝对是孤臣的不二人选。
而且,当下正是用人之际,陛下身边的人不多,似这般如疯狗一般,敢对太后不敬的人,更是绝无仅有。
所以,此子不可得罪也!
李精忠非常顺畅地般了一个小板凳,用亲切无比的口吻对来俊臣说道:“小兄弟,坐哟!”
来俊臣打蛇随棍上:“多谢义父!”
关系就这么定下来了吗?
这个可以有。
就在两人郎情妾意眉来眼去的时候,李显说话了:“来爱卿,朕想赐你个一官半职,但你似乎不怎么通文墨,只恐难以服众啊?”
来俊臣按捺住心中的狂喜,叩头不迭:“草民听说,獬豸不通人语却能断人间是非。草民虽不认字,但有一颗忠君爱国之心!草民,愿为陛下獬豸!”
李显点点头:“朕身边就缺你这样的人啊!但,能否为朕之獬豸,还要看你的表现了。”
夜天子 月關
“草民一定勇往直前,不死不屈!”
李显感慨道:“若天下人都如你这般忠君爱君,朕可高枕无忧矣!平身吧,你就先暂代大理寺少卿吧!只是,此事还需太后认可,你可敢陪朕一起面见太后?”
大理寺少卿,低配也是五品官了。
果然是,搏一搏单车变摩托啊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