精彩小說 玄幻:我的女帝徒弟要黑化 起點-第二百四十九章:別讓我知道你欺騙我!相伴

玄幻:我的女帝徒弟要黑化
小說推薦玄幻:我的女帝徒弟要黑化玄幻:我的女帝徒弟要黑化
月光皎洁。
苏长歌双手枕着头,靠在剑云峰峰顶的一片草地上,眸子注视着天穹,眼中倒映出万千星光。
鬼谷仙师 小说
白韵尘安静的坐在他旁边。
她轻轻把雪剑放下,有些幽怨的瞪了苏长歌一眼,“坏蛋,又骗我。”
本来还以为苏长歌把她带到这里是想做什么坏事,结果只是亲了她一下,然后就看着天空发呆,白韵尘轻轻俯身,替他揉了揉额角,动作温柔,像极了一个小媳妇。
苏长歌抓住她的手。
白白嫩嫩的柔软小手,被他握在手心里抚摸了一会,然后才看向她那精致绝美的面容,注视着她的眼睛,缓缓开口:“我的小韵儿,不管怎么看都是这么漂亮。”
霸氣總裁小蠻妻爲你傾心
白韵尘俏脸微微红润。
但一点也不抗拒苏长歌,她趴在苏长歌身上,一只手掌撑着苏长歌的胸膛,另一手掌从苏长歌手里抽回来,撇嘴道:“花言巧语,肯定没少欺骗其她小姑娘。”
苏长歌笑了笑,“就骗了你一个。”
“我才不信呢。”
话音刚落。
苏长歌目光幽深,他缓缓的坐起身,伸手挑了挑白韵尘光洁的下巴,凑上去轻轻咬了一口她的樱唇,“以后,我可能会离开这里。”
清凉的话音传入白韵尘耳中。
空气沉寂了几秒。
白韵尘小手微微一僵,随后她扭过头去,不看苏长歌,嘴中更是淡淡的说道:“你离开就离开,谁稀罕你。”
苏长歌抬起手掌,透过指尖缝隙,看向天上那一轮弯月,然后淡淡一笑,伸手把白韵尘的娇躯搂过来,白韵尘先是小小的反抗了一下,最后她不反抗了,身子缩入苏长歌怀中,有些委屈的开口:“所以,你以后是不是就不要我了?”
苏长歌低头看着她,打趣道:“很有可能。”
看着苏长歌眼中的笑意,白韵尘轻轻捶了他两下,冷哼道:“你要是真不要我了,那我就拉着你一起殉情,反正你不在我身边,活下去也没有什么意思。”
“这么狠?”
“就是这么狠,你还敢不要我吗!”
苏长歌抚摸了一下她如凝脂般白嫩细腻的脸颊,缓缓摇头,“不会有那一天的,我和我的小韵儿,一辈子都不会分开。”
话落,白韵尘霍然抬头,目光痴痴的盯着他。
一辈子吗?
不管苏长歌是不是骗她的,这个承诺,她永远的记在了心里,她和苏长歌在一起,不需要什么海誓山盟,只需要这个男人心里能够一直有她,那就足够了。
“是不是有什么心事,可以和我说吗?”她靠在苏长歌怀里,眼中柔情万种,温柔的开口。
佳人在侧。
苏长歌心里却颇为复杂。
到现在为止,他还在想着凤婉清的那件事情,他在想自己这段时间该怎么和凤婉清相处,这个小徒弟如今做起事来,任性妄为不说,甚至一点也不考虑后果,她放出了徐袁,东罗妖域肯定不会轻易善罢甘休。
还有她体内的那道战皇传承,那是让天至尊强者都觊觎不已的东西,那些势力多半会出手横插一脚,所以不用想也知道,如今苍北域,定然被这片天地的许多大势力给盯上了。
那些大势力的天至尊没有出手,估计,是在忌惮他的背景,还有他身后那具至尊傀儡,也可能,是忌惮修罗殿的存在,毕竟不管怎么说,如今这苍北域,修罗殿才是龙头老大。
苏长歌眸子微闪。
拿出那枚青帝令,缓缓的把玩了一下,心里思绪翻涌。
这东西,他不知道是用来干什么的,但是能够感觉出来,里面仿佛蕴藏着一道极为强大的灵力气息,他试着用灵力灌输进去,结果没有什么用。
青帝?
这究竟是何人,在他所知道的剧情里面,根本就没有这一号人物,难道也是从其他世界穿越来的?
看来。
不能等远古秘境开启的时候了,他得从现在,就开始布局。
收起青帝令,苏长歌霍然起身,“韵儿,我们该回去了。”
白韵尘拿上她的雪剑,轻轻瞟了苏长歌一眼,“那今晚,你要去我那里睡吗?”
闻言。
苏长歌调笑道:“小韵儿这么迫不及待?”
白韵尘嗔怪的瞪了他一眼,“谁迫不及待了,我才不要和你这个坏人待在一起,爱去不去。”
……
离开剑云峰的峰顶,把白韵尘给送回灵罚堂,在她依依不舍的目光之中,苏长歌朝着她温柔的笑了笑,随后才转身离开。
“感觉自己真他妈成了一个大渣男。”
原本立志要做一个好男人,现在反而在人渣的道路上越走越远了,关键是,搞这么多后宫,迟早有翻车的那一天啊。
不行,得学学前世那些时间管理大师,毕竟同时和几十个女孩子交往都不翻车,那才是真正的高手,他想达到这种境界,还得修炼一段时间才行。
结果。
离开灵罚堂没多久,甚至还没有回到清云阁,就在半路上被另一道清冷妙曼的身影给截住了。
苏长歌停下脚步,抬眸看去。
是妖岚。
御姐模样的妖岚,他差点没反应过来。
“妖岚姐。”他朝着妖岚微微一笑。
妖岚一语不发。
莲步轻移,一步步走到了他的面前,然后缓缓的凑上来,靠近他的脖颈轻轻嗅了一下,抬头皱眉道:“女人的香味?”
苏长歌:“……”
这也能闻出来?
随后,摇头否认,“不是。”
妖岚美眸危险的盯着他。
抬起纤纤玉手,替他理了理衣领,突然道:“明天,我就要回古妖域去了。”
“所以,妖岚姐舍不得我?”
妖岚盯着他,大大方方的点头。
“想不想跟姐回去,当姐的小男人,姐养你一辈子?”
话落,没等苏长歌回答,她手掌突然用力,霸道的将苏长歌按在路边的一颗树干上,玉手搂住他的脖子,然后,就这么吻了上去。
苏长歌一愣。
这么主动的妖岚,他还是第一次看见,而且,也太撩人了吧,妖岚姐这霸道的模样,还真是令他心动啊。
苏长歌伸手按住她的脑袋,深情的回应她。
两道身影,在夜色中紧紧的贴到了一起。
许久。
妖岚气喘吁吁的放开他,绝美无暇的脸蛋上,染上了一层红红的霞晕,她轻抚着苏长歌的唇角,替他擦掉那一抹银丝,吐气如兰的说道:“我的心是你的,我的人也是你的,所以,你以后要是不去古妖域找我,那你一辈子,就都别想看见我了。”
苏长歌柔柔一笑,“我还想着把我的小媳妇娶回家呢,怎么舍得不去找你。”
妖岚在他嘴唇上蜻虰点水般又啄了一口,“要是让我知道你欺骗我,我是不会放过你的,姐的感情,可没有那么好骗。”
苏长歌心里微微抖了一下。
就算是欺骗她的感情,也不能让她知道啊,他深知女人一旦疯狂起来,究竟会有多么恐怖,更何况,他也算不上欺骗妖岚,毕竟心里还是挺喜欢她的。